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御天神帝 > 0487、去见见他吧

0487、去见见他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上这些渊源,所以面对鱼君寒,饶是如今的蔺争,已经是帝国右相,依旧不敢丝毫的怠慢。www*xshuotxt/com≦≠v≈网.┮╊.╃ 鱼君寒的目光,又落在鱼非言的身上,道:“皇弟,也要劳烦你了。” 鱼非言连忙道:“我知道了。” 金顶亲王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没有谁比他更加了解这位皇姐的能量。 “老元帅,帝**力的整顿,还要您老人家多多费心了,国境之内的异族军力,尽快清除出去吧,还有,这一次借助域门之劫,三宗三派等宗门江湖的实力,也被犁庭扫穴清理了一遍,请老元帅出面,彻底一整江湖宗门之事吧。”鱼君寒又对李光弼道。 李光弼满面红光,朗声地道:“臣遵命。江湖事江湖了,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在雪国之中生了。” 作为昔年的开国老臣,李光弼也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追随无双战神和鱼君寒征战过四方,此时鱼君寒展现出来的强势,让李光弼热血沸腾,隐约又像是回到了当年的峥嵘岁月,整个人都好像是年轻了好多岁。 鱼君寒点点头,又看到了秦止水等人,笑道:“秦少侠这次仗义出手,无双刀城不愧是我人族宗门之楷模,多谢你全力护佑羽儿。” 秦止水面对这样的强势人物,不敢托大,道:“公主冕下谬赞了,都是我辈应该为之事,何况我与叶兄,也是挚友。≥∥⊥≡≠⊥∈≮≠网≧∈.╬╇.╳” 鱼君寒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不过一边的李光弼,却是领会到了她刚才这番话的意思,显然在接下来的江湖宗门势力的整顿之中,却是要对无双刀城另眼相待一些了。 “这里有我闲暇时炼制的一些丹药,君请,你替我下去吧,这次之战,大家消耗不轻,我没有其他东西谢诸位,这些丹药,算是小礼。” 鱼君寒说着,将一个玉瓶,交给了长公主鱼君请。 又是一番安排,众人也都退去。 鱼君寒、衡两个人,转身进入到了光明神殿之中。 大殿之外。 长公主鱼君寒将玉瓶中的丹药,给众人都分了。 这丹药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炼制,并无气味流转,龙眼珠大小的丹药,碧绿如翠,像是一颗颗精雕细琢的翡翠玉石一样。 但仔细看的话,就会现,其内有流光闪烁,宛如游龙攀附着内丹壁游走一样,灵意内蕴,煞是奇特。 雪国丹神独孤全一看,心都跳了起来。 他一眼就看出,这乃是传说之中的灵丹,绝非是普通的药丹。 冕下出手,果然是非同凡响啊。≡网≈⊥∥. 众人欢天喜地地领了丹药,然后先后散去。 胖子统领王郦金带着麾下的甲士,开始整理光明城各个区域。 这一次大战,以光明城为中心,遭受的波及也是最大,修葺整理起来,需要很长的一段时日来修葺。 秦止水带领着无双刀城的人也离开了。 这一次的变故,不仅是影响到了整个天荒界的势力格局,对于帝国之内的宗门,不啻于一次毁灭性的洗牌。 毫无疑问,右相等人的局,是打算从一开始,就要算计宗门的。 如今宗门强者高手损失惨重。 而相比之下,帝**队却是几乎没有什么伤筋动骨,在整个光明城之战中,除了最开始的那不到一万的禁军,帝国大军的主力根本就没有动。 如今李光弼老元帅重新回到帅位,强势反击之下,急退飓浪妖庭、两大蛮族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想到这里,秦止水等人就觉得有些后怕。 在这天荒界之中,一盘散沙的宗门果然是已经无法和帝国较量了,这一战之后,宗门势力的衰微已经成为定局。 秦止水现在所能想的,就只能是如何努力维持无双刀城的现状,尽量向雪国朝廷靠拢了,这并不是什么卑躬屈膝,而是宗门展的另外一种思路而已。≮≦≮∥.╬. 其他一些大大小小的宗门强者高手,因为没有贪心进入地火幽泉剑坑,所以火了下来,此时的地位,也都很尴尬,不过最后还是都跟随右相等人离开。 原本喧哗聚焦的光明城,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但地火幽泉剑坑之中,那银色光柱越清晰显眼了起来,原本泛动着的空间波动,也逐渐变得稳定了起来。 从这光柱之中,隐隐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泛动出来,像是潺潺流水一样,以光明城为中心,朝着四面方开始扩散蔓延了起来。 只有真正的武道强者,才能感受到这种奇异的变化。 天空之中的混沌风暴.乱流漩涡,却是旋转的更加快,天空之中光明和黑暗不断地交替着,难分昼夜。 再过一段时间,当混沌风暴.乱流彻底稳定之后,一座新的域门就会在这里出现。 到时候,时空之门就会彻底打开,可以通往各个界域,而其他界域之中的生灵,也可以通过这个域门,进入天荒界。 那时候,会是一个新的时代到来。 而在这个新的时代之中,毫无疑问,光明城又将会成为整个天荒界之中最为喧嚣繁华之地。 也许早就一百年之前选址的时候,那位无双战神就已经算到了这一点吧。≦≤≠网∧⊥.┯╳.┿ …… 光明神殿中。 叶青羽的身躯,被放在了寒玉床上。 鱼君寒手掌抚在寒冰之上,力量透过寒冰,观察到了叶青羽体内的状况,时而眉毛微微皱起,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情况和她一开始想象的并不完全一样。 “小姐,怎么样?” 衡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鱼君寒面现一缕思索之色,道:“有点儿奇怪,天罚神雷道伤我以前也曾见过,但小羽的情况,却有点儿特殊……” “啊?”衡脸上立刻露出了担忧之色,道:“那怎么办啊?” 鱼君寒笑了笑,道:“无妨,虽然有点儿古怪,但还是能治好,光明神殿是他留下的至宝,威力莫测,不会有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衡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鱼君寒笑着看着衡,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道:“阿衡,你神念浮游啊,平日里那个镇定自如的阿衡去哪里了?莫非是有什么心事不成?” 衡脸色瞬间一红,旋即摇摇头:“小姐说笑了。” “你我名义上是主仆,实际上亲如姐妹,我还不知道你吗?”鱼君寒脸上露出一丝疼爱的神色。 她摇摇头,走过去,抚摸着衡一头如魔云一般的青丝,道:“韶华易逝,红颜易老,当年蔺争和你父他们一起做局的时候,我并不知道,等到事情已成,却也是不好再改……唉,姓燕的这个小书生,性子倒也是激烈。” 衡闻言,脸上露出黯然之色。 当年那一幕幕,又无比清晰地在她脑海之中掠过。 那些原本以为已经彻底尘封了的记忆,犹如洪水猛兽一样,再度浮现,无法遏制。 鱼君寒一看,就知道衡在想什么。 她笑了笑,又道:“好啦,不要再黯然神伤了,既然这小书生又来到帝都了,那你就去见见他吧,数十年的时间,我看他也未能忘情,也算是一个痴情种子,值得你日思夜想这么多年。” 衡脸上掠过一丝喜色。 但这种喜色,旋即有迅地转化为黯然。 衡摇头道:“不回他……如今已经是身种妖骨,体内流淌着的是雪地妖族的的血脉,此情可待成追忆,我,我……我和他,终究还是不可能的,相见不如不见,让他以为我死了也好。” “傻丫头,你还想那么多?”鱼君寒哑然失笑,道:“你以为我这些年,没有让你去见这个小书生,是因为他叛入妖族的原因?是因为他体内植入了妖骨的原因?都不是。只是当年大局铸成,我也无力会天,不过也正好趁此机会,姐姐再帮你把把关,看看这个小书生的心性和用情而已,现在他过关了,你去吧,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陪着我,我也该好好补偿一下你这个傻妹妹了。” 衡闻言,眼眸之中,还是不可遏止地闪过一丝喜色。 说不高兴,那是假的。 毕竟当年,也曾山盟海誓,也曾花前月下,也曾向往过那‘愿得一人心,白不分离’的幸福。 可惜当年那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就毁灭了这一切。 又到后来,知道这一切,竟然是有人刻意策划,而且策划了当年那事的人,自己的父亲也在其中,衡的心里,有何尝没有很过,没有怒过。 可是恨也罢,怒也罢,到了尽头,一边是自己的心上人,一边是自己的父亲,自己的种族,她毕竟是一个弱女子,最终又能怎么样呢? 还不是得流泪接受这样的结局。 后来一切都朝着绝望的方向展。 衡也就渐渐死心了。 唯一让她心底里的最深处,有一丝最后的寄托的是,心上的那个人,一直到现在,还活着。 只要他活着,就可以了。 这是衡心里最低的要求。 ------------------------------------- 第二更,还有一更呢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