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男配竟是我自己 > 第七章 断尾求生计划

第七章 断尾求生计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大,咱们来这儿蹲啥呀?虽说给报销,但……这可是简云山庄哎,我感觉人家服务员能看出来咱不是这儿的真正会员,我那点工资在这儿公费吃饭都心虚!”
    公关公司的员工坐在餐厅里心虚的抬头看看经理,压低声音问道:“我寻思着,咱公司也没有涵盖狗仔队跟踪曝光业务吧?”
    彭子扬把一张胖胖的圆脸从杂志后露出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声解释道:“金主爸爸的意思,让来蹲守王奕云。
    那小子身上肯定有猫腻!
    只要咱能拍下来有力证据快速结束这场网暴,咱们公司的综合实力就能得到全面展示,有这个成功案例在以后接娱乐圈大明星的业务就顺利多了。”
    “我次奥?”员工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王奕云能到简云山庄来玩?这小子太有钱了吧?榜一打赏那六十万就算一分税都不交,两年平均下来年收入三十万也来不起简云山庄啊。
    这儿可是浮虞市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所以说肯定有猫腻。”彭子扬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嘿嘿笑道:“等着看吧,咱选的地方能把入口和后面车库看的清清楚楚,只要王奕云那小子出现就肯定跑不了!”
    时钟指针慢条斯理走着,距离约定时间越来越近了。
    王奕云戴着口罩、大墨镜,整个脑瓜子都罩在帽檐下面捂得严严实实,躲在出租车里观察好一会儿发现简云山庄跟平时一样清冷,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
    毕竟是浮虞市最高端的会所,怎么可能像菜市场一样热闹喧哗?
    除了有宴会举办时稍微热闹些,其他时候都安安静静的看不到什么人,也正因此私密性极佳是个约会碰面的好去处。
    他结了账从出租车上下来,快步走到山庄入口处刷会员卡进门。
    “老大,目标出现了!”
    “哟,还真是刷自己的会员卡呀。”
    彭子扬第一时间就开始录视频,还没等他找准时机起身跟上突然表情凝重压低声音道:“你瞧对面,是不是有狗仔队?”
    “啥?王奕云就算是被全网骂翻天也是个不入流的小网红,怎么可能有狗仔队跟踪?”员工刚下意识反驳,就看到对面树丛里钻出来个拿着专业设备的男人,同样刷了会员卡进来尾随王奕云往内部去了。
    “擦勒,这届网友厉害了啊,跟踪拍摄那家伙比咱们可专业多了!”他说完才意识到有点灭自家威风,看着面含愠怒的老大讪讪一笑,“咱、咱赶紧进去吧,里面地方大的很,跟丢了可就麻烦了。”
    简云山庄建在郊外简云山上,入口处位于半山腰整座山谷都被圈起来开发成旅游养生休闲娱乐全面会所,紧挨着入口处的是承接举办宴会的奢华大厅,在山腰上连成一片到了晚上灯火璀璨很是耀眼;
    而越往里面走,就变成小桥流水山林清秀的景区和住宿区,想要进入必须得是三级以上会员。
    王奕云轻车熟路刷卡往安静隐秘的小别墅区走去;
    尾随他的专业人士似乎早已得知路线,抄小道提前去蹲守;
    而彭子扬一行两人则远远缀在后面,走走停停避免被发现。
    “娟姐?你怎么来了?”刷卡推开小别墅入户大门,王奕云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里正翻看手机的女人,当即一怔反问道:“李总呢?”
    钱红娟听到他的声音像是只被受惊的兔子从手机屏幕上移开,看着他一脸担忧道:“李总正处理公司的烂摊子呢,这次行动失手楠抖和贝快都联合到一起想趁机把越秀斗搞垮了!”
    越秀斗作为后起之秀,本来就用不正当手段从两大平台手里抢了一大块蛋糕,现在被对手逮住把柄,肯定要想方设法把越秀斗干掉。
    网暴王奕云,扒出来钱红娟操控的内部号只是开胃菜,后续肯定还有更疯狂的袭击。
    “那、他让你来干嘛?”王奕云现在连手机都不敢开,恐怖的网络暴力无孔不入,他都快被逼疯了因此气急败坏骂道:“你过来有什么用?自己的账号都弄不干净,现在被扒的半点隐私也没留,你还不老实猫着到处乱跑什么?”
    前一秒还在看网上那些帖子的钱红娟被激怒,蹭的站起来指着这个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大学生高声嚷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来指责我?
    李总交给你的任务,你接二连三办砸现在把公司都牵扯进来了,我们所有人都在给你擦屁股收拾烂摊子,你还有脸骂我?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内部账号?
    那是要精心立人设带节奏让人分辨不出来真伪的,弄得太干净早就让人起疑了。现在被扒个底朝天,完全是因为登陆ID这种被加密的隐私泄露出去。
    普通网友怎么可能有这种手段?
    要么公司里有内奸;要么就是专业黑客下场;要么……”
    她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气愤的王奕云,冷声道:“要么就是你嘴巴不严,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了。”
    稍微顿了顿,钱红娟双臂抱在胸前意有所指道:“别忘了你是怎么成为金晨曦的,你跟李总之间那点破事儿,就祈祷别被挖出来吧,不然你就彻底完了!”
    “哼,挖出来大家一起死!”王奕云被反驳痛骂以后有点心虚。
    毕竟拿了大额打赏以后自己总是忍不住炫耀,买奢侈品包装自己也是想打造很火的人设吸引眼球满足虚荣心,会不会因此被有心人盯上,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咱们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李总肯定会想办法渡过难关的。”他小声嘀咕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钱红娟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两口幽幽道:“你想多了。
    李总可是生意场上的,人家有的是钱就算是公司被网暴牵连了,也能花钱消灾请公关公司洗白;
    至于我……我就是个越秀斗的员工,按照上级要求操控公司账号而已。打赏给你直播间的钱也没走个人账户,全都是内部通道刷数据走的公账。
    就算被扒出来,网友也知道我只是个棋子不会怎么样的。
    唯独你,王奕云你可是金晨曦本尊。
    那些网暴都是你挑拨起来的,这次网暴也是冲着你新账旧账一起算的,到时候要死也只可能是你自己而已。除非……”
    王奕云毕竟是个还没走出学校的大学生,不管是职场还是社会经验都欠缺。
    听对方这么一分析顿时心里慌了,他故作镇静追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你跟李总之间的交易有把柄留在手里。”钱红娟扔过去一瓶水示意他坐下,“李总的意思是让咱俩先在这里躲躲,看目前的情况还是想博一手保住咱们的。”
    接过水,王奕云拧开咕咚咚灌了大半瓶然后等着她分析。
    钱红娟只觉得口干舌燥,又喝了两口水解释道:“互联网的记忆是很短的,别看现在闹得凶等过了这几天热度下去了有更新鲜的爆料出来,咱们自然就会被网友忘记了。
    李总的意思是让咱们避避风头。
    简云山庄环境好隐秘性又强,躲在这里公款吃喝等着热度下去,李总自然会安排水军洗地。只要不被立案调查,这事儿最后还是会不了了之的。”
    “真的有那么简单?”王奕云有点不相信。
    他可是见识过网络暴力不把人逼死决不罢休的架势,怎么可能这么轻描淡写就揭过去了?真那么容易,先前那个网红怎么还跳楼自杀呢?
    钱红娟知道他质疑什么,嗤嗤笑道:“你见过明星被全网黑的时候什么架势吗?有几个会闹到自杀身亡的?
    说白了,第一是心理素质不过关,容易被网上那些污言秽语带动心情低落想不开;
    第二则是没有靠山,没人帮忙解决善后又不可能躲到深山老林里摆脱掉现实社会,熬不到被遗忘的时候,不被逼抑郁逼死哪还有路可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