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影视世界从三十而已开始 > 第五十八章 猎人

第五十八章 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胜伊平时连猫狗都不碰的,如今陷在大雪地里动不得,被一只牛高马大的大鹿一舔一来一舔一去,就吓得通体酥一软,同时又有些兴奋。马老爷都翻身爬起来了,他还在雪中摆着“大”字吱哇乱叫,不是让他姐来看四不像,就是让刘平来救命。
  
  赛维在大雪中站起来,没等站稳又跌坐下去。刘平四脚着地的爬到了胜伊身边要扶起他,胜伊还在张嘴大叫,叫着叫着忽然不叫了,因为不小心和四不像亲了个嘴,舌头碰了四不像的舌头。
  
  他不叫了,赛维却又出了声音,是斩截有力的一声“啊”。众人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就见雪坡尽头的松树林子里,有个人在向他们招手。招了几招之后,他举起一只长牛角似的号角,很悠扬的吹出了几声鹿鸣,随即扭头跑入了树林深处。四不像听了鹿鸣声音,撒开蹄子冲向了树林;而余下四人愣了愣,追着四不像的尾巴也迈开了步子。
  
  树林很大,树木也密。松树在冬天被冻黑了,风景就显得冷峻一陰一森。林子外面还能听到断断续续的槍声,林子里面的积雪倒像是比外面地上薄了一点。胜伊抓住刘平的手,一路跑得跌跌撞撞,到最后他实在是跑不动了,垂着一只手两只脚,被刘平拖着前行。领路的四不像东一拐西一拐,在号角的指挥下越跑越快,末了和前方的人一起消失在了密林中。而马家几人渐渐停了脚步,发现自己暂时安全了。
  
  胜伊气若游丝的趴在雪地上,还挣扎着要说话:“姐,四不像怎么没了呢?”
  
  赛维不一爱一去万牲园,所以也不认识四不像:“我哪知道?是四不像吗?我看像马。爸爸,你看它是马吧?”
  
  马老爷一屁一股坐在了雪地上,气喘吁吁的答道:“是驯鹿……和万牲园里的四不像不是一种……不过驯鹿也叫四不像……累死我了。”
  
  刘平留意观察着其余三人的动静,同时也跟着喘。对他来讲,喘和跑是一样的累,于是搭讪着四处走了一圈,发现树林的确是个安身的好地方,处处都是荒草,踏出了脚印也不明显,而且便于隐藏。慢慢转回了马家三人跟前,他听到胜伊缓过了一口气,在兴高采烈的问赛维:“姐,刚才出现的是什么人?驯鹿都有了,是不是圣诞老人来救我们了?哈哈哈!”
  
  此言一出,马老爷和赛维一起叹了口气。马老爷认为自己只要赛维一个就够了,胜伊也是个累赘的货;赛维则是体会到了负担之沉重,因为不知道胜伊要蠢到哪天才算一站。
  
  胜伊不知道自己糟糕到让父亲和姐姐都无法面对自己,还在沾沾自喜的回忆驯鹿。而赛维把刘平叫到身边坐下,转移了话题说道:“我和爸爸昨夜里偷偷计划好的,趁着我们出了地堡,一定要抓住机会逃走。否则即便香川当真找到了干一尸一,我们也是难逃一死。”
  
  刘平感觉她许久都没有理睬过自己了,于是连忙点头:“对,没错,应该逃。”
  
  马老爷又道:“趁着雪没下大,我们得尽快设法下山。否则就算香川不杀我们,我们在山里转久了,也得冻死饿死。”然后他向刘平问道:“你会不会占卜?能否预测一下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
  
  刘平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刚才引我们进树林的人,或许会熟悉山上的道路。”
  
  马老爷环顾四周:“谁看清了他的模样?反正我是没看清。”
  
  胜伊和刘平一起摇头,只有赛维迟疑着说道:“我怎么感觉他是……金发碧眼呢?”
  
  刘平从怀里摸出一张纸符,“嚓”的一声撕成两半。小健影影绰绰的出现了,居高临下的对着刘平一挥手,送出一个无声的飞吻。
  
  刘平轻声说道:“去,看看附近有没有生人。”
  
  小健笑嘻嘻的消失在了半空中,片刻之后回来了,正遇上马老爷问刘平:“你也算是半仙之体了吧?”
  
  刘平有点窘迫,不知道他肯不肯让个半仙进驻家庭。忽见小健回来了,他匆忙摆了摆手:“哪里,不敢当。”
  
  马老爷和颜悦色的对他一笑:“客气!”
  
  刘平继续摆手:“真不敢当。”
  
  马老爷抿着薄嘴唇一转眼珠:“谦逊。”
  
  刘平实在是禁受不住马老爷笑成马老太太,于是茫茫然的持续摆手:“绝不敢当。”
  
  赛维看了父亲的德行,有些羞愧,顺便摁下了刘平的手。刘平听到小健在自己耳边报告:“有个人,蹲在树上偷看你们!他带着一支牛角,还有一支槍呢!”
  
  刘平趁机起了身,又把脑袋歪向了小健:“他在哪里?”
  
  小健蹲在他的肩膀上,轻快的答道:“你往左走……大哥哥,我很想你,你有没有想我?马俊杰呢?他怎么不见了?”
  
  刘平怕小健知道了马俊杰的死讯,要发脾气,所以支吾着不肯回答。小健也是孩子心一性一,问过就算,并不寻根究底。可是未等他走出多远,遥遥的传来一声槍响,震得马家三人一起蹦了高。
  
  刘平无暇再去寻找陌生的窥视者了,他随着马老爷发足狂奔,一路往林子深处冲。而追到林子边缘的小柳治等人却是骤然刹住了脚步————方才的槍响,好像是是响出乱子了!
  
  前方的一棵老树树洞之中,慢吞吞的探出了一只大黑脑袋,正是冬季刚刚开始蹲仓的黑熊受了惊动。受惊的黑熊,脾气自然不会好,直立着身一体站在雪地上,它咆哮一声,一掌击折了一棵碗口粗的大松树。随即像个人似的,它昂首挺胸的走向了领头的小柳治。
  
  小柳治身上只带了一只小手槍,拔一出手槍退了一步,他知道黑熊和人不一样,想让它一槍毙命是根本不可能,而自己又并非猎人。
  
  一秒钟后,小柳治打响了第一槍。
  
  槍声接二连三的密集了,惊得林中人越逃越远。如此又过了半个小时,小柳治带着部下仓皇撤回山腰。黑熊被他们槍决了,他们也搭上了一名士兵的一性一命————士兵被黑熊抱在怀里一舔一了一口,整张脸都被一舔一没了;黑熊随即又对他动了武,把他的脑袋拍了个扁。
  
  小柳治真是摸不清山林中的门道,尤其是没想到居然黑熊也会成为自己的劲敌。金子纯死了,他们缺少了山林百事通,香川武夫又不在,他越发的不敢再贸然行动。
  
  与此同时,马家四人跑到一精一疲力竭,一起瘫在了雪地上。他们此起彼伏的喘着粗气,肚子里咕噜噜的鸣叫不止。早饭的能量早就消耗光了,午饭则是根本没有吃;支撑着一身沉重皮袄跑了许久,他们都感觉自己是要死。耳鸣目眩的大睁着眼,他们快要从口鼻中喷一出火。刘平翻了个身,从地上抓了雪往嘴里送;雪很洁净,甜丝丝的冰凉。忽然有了异样的感觉,他回头向后一望,就见一个人影从高大的白桦树上溜了下来,正是引他们入林、而又不肯露面的窥视者。
  
  窥视者穿着一身兽皮制的厚重袍子,腰间别着牛角似的号角,背后挎着一杆猎槍。正如赛维所说的那样,他披着淡黄色的卷头发,一双眼睛蓝中透绿,乍一看像是个白俄了,然而又并非深目高鼻,相貌介于白俄和本地山民之间。
  
  赛维一挺身坐起来了,眼睁睁的看着来人。而对方在和赛维对视一眼之后,就像吓了一跳似的,口中“呜”的叫了一声。
  
  马老爷见晚辈们只会睁着眼睛发傻,于是亲自起身,拖着两条酸痛的老腿迎上前去,开口便道:“多谢英雄救命之恩。”
  
  英雄总像是胆战心惊,打着结巴问道:“你、你们怕日本人?”
  
  马老爷略一沉吟,决定实话实说:“日本人在追杀我们。”
  
  英雄吐出了一口气,声音当即壮了许多:“日本人坏极了!”
  
  和野人一般无二的英雄坐在一块凸起的老树根上,用磕磕绊绊的汉话做了自我介绍。原来他名叫伊凡,真是本地通古斯人和白俄流一浪一者的爱情结晶。他和部落里的所有人一样成长和生活,直到日本人来了。
  
  日本人一来,白俄们吓得逃往了苏联。山里的人不懂世界大势,只知道日本人不喜欢五颜六色的眼睛。日本人隔三差五的上山巡视,伊凡因为会说汉话和俄语,山上山下到处跑,给他的部落惹来了许多麻烦;所以当他长到足够大了,脸皮也足够薄了,便很自觉的脱离部落,带着几头驯鹿独自进了深山老林。
  
  伊凡对日本人是又恨又怕,所以在远远望见日本士兵端着槍追逐射击之时,他决定帮助弱者。但是由于摸不清虚实,导致他始终躲藏着,不敢贸然出现。
  
  马老爷立刻就估量出了伊凡的价值,把一张干脸笑得沟壑纵横,同时向他要吃要喝。伊凡很高兴的把他们带回了自己的住处————他的家,就在树林里。
  
  在路上他举起猎槍,不言不语的打下了七八只肥胖的大松鼠。松鼠们统一的很可一爱一,胜伊看在眼里,心疼极了,认为伊凡没人性。
  
  伊凡自己住着一个小帐篷。通古斯人所谓的帐篷,也叫仙人柱,是把几十根木杆削尖了,一头向下插在地里,一头向天汇聚在一起,成个伞盖的样子,四周再围上兽皮遮风挡雪。仙人柱里有火塘,烟气袅袅的向上升起,仙人柱的尖顶是不封闭的,开着个圆圆的孔,让烟气丝丝缕缕的飘散到很远。
  
  伊凡让他的客人进了仙人柱取暖,自己则是剥了松鼠的皮。在血淋淋的松鼠肉上抹了一层盐,他只在火上略烤了烤,然后就先把肉送给了赛维。赛维和他们部落里的女人都不一样,伊凡看惯了部落女人的扁平面孔,如今骤然见到赛维单薄的小下巴和清秀平淡的直鼻梁薄嘴唇,便感觉很奇异,忍不住的总要看她。
  
  赛维接过了半生不熟的没皮松鼠,不吃会饿,吃了又怕,索一性一闭着眼睛,呲了牙齿去吃肉。马老爷倒是随遇而安,在松鼠肉的香气中开始展望未来,向伊凡打探下山的道路。
  
  下山的道路自然是有的,伊凡很大方的取出了所有的酒,要给在场的男人们喝,顺便告诉他们:“山下全是日本人的军队。”
  
  男人们接受了他的酒,马老爷抿了一口,辣得当场伸出舌头,胜伊见伊凡的指甲缝里还带着松鼠血,便没有真喝,只用嘴唇在不干不净的碗沿碰了碰。唯有刘平大口喝了,是当水喝的。
  
  马老爷把舌头收回口腔,自称是位学者,被日本人强迫着进山寻找半具干一尸一。随即他问伊凡:“你听说过巫师诅咒的故事吗?”
  
  伊凡的脸色一变————听是听说过的,在几十年前,的确是有一位名声不大好的巫师,用自己的生命诅咒了一批财宝。但财宝还是被汉人军队抢走了。对于伊凡来讲,它实在只是故事,所以语焉不详,只说“死了很多的人”。
  
  马老爷生怕激起伊凡的敌意,故而连忙表示同意,又指着赛维等人说道:“日本人为了威胁我,把我的孩子们都绑架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